秋葵视频安卓二维码ios下载

2049年2月3日

游戏时间AM11:37

沙文帝国,王都特洛恩,某民居

平民打扮的李佛??阿斯托尔面无表情地坐在木桌前,那双灰眸中的淡雅与平静正在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宛若火焰般熊熊燃烧着的狂热。

这并不像是一个天柱山见习代行者能够露出的眼神,反而更像是一个坚定而固执的殉教者……

李佛盯着面前那些热气腾腾的食物沉默了良久,随即颤抖着亲吻了一下自己的手背,用微不可查的音量低声呢喃道:“赞美太阳赠予我们的食物、自由与骄傲。”

说完这句话后,他整个人都仿佛脱力般地瘫倒在椅子上,两只拳头死死地攥着,眼角竟然变得有些湿润。

“太久了……”

这个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的人类男子像一个孩子般吃吃地笑了起来,身上的亚麻布长衣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汗水洇湿了,他笑的浑身发抖、面色通红,尽管声音极低,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整个人仿佛中了邪一般,但那微微眯起的眸子中却满是平静与淡然。

并非他表面如癫似狂内心却毫无波澜,只是李佛在过去的数十年里已经养成了许许多多近乎于本能的习惯,也正是因为这些习惯,他才能一直在那个隐藏着无数秘密、充斥着无数眼睛的地方站稳脚跟。

绝对的冷静、绝对的自律、绝对的服从、绝对的温和!

即便到了已经暂时失去束缚的现在,李佛??阿斯托尔依然下意识地扼杀着自己的情绪,尽管这只会让他显得更加诡异。

 微笑女神上演美腿诱惑

过了良久,他才凭借自己那惊人的毅力止住了笑声,直起身来开始安静地进餐。

在这个过程中,李佛又下意识地让自己变成了那个淡然而平和的见习代行者,好像之前那番莫名其妙的举动与他完无关一般。

这间位于特伦恩外城区的民宅半天前还住着一对上来年纪的夫妇,不过李佛只付出了五十枚金币就让老两口兴高采烈地收拾细软搬走了,并承诺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绝对不会回来打搅这位‘云游学者’。

不过李佛并没有真的打算在这个地方住上两个月,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充其量也就在这里呆个一周左右的时间,甚至更短,之前的交代只是为了安起见。

二十分钟后,吃过午饭的李佛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便站起身来,绕着这间面积并不是很大的屋子开始溜达了起来。

这并非什么饭后消食运动,只是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而已……

消逝之水——警示暗纹

消逝之光——消融暗影

消逝之风——无息障壁

次元之门——窥伺畸魔

次元之门——灵视复眼

根源奥秘——探知预警

根源奥秘——情报抹消

一连串复杂玄奥的符文凭空出现在李佛身边,然后便飞快地融入了这栋简单朴素的民宅中,在短时间内就将这里的安等级武装到了足以媲美威廉皇帝寝宫的程度,而且李佛的手段极度隐蔽,除了法拉那个等级的强者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从外部看出丝毫端倪,而现在的沙文皇都已经没有法拉??奥西斯这种级别的强者了。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李佛再次回到了房间中央的木桌前,他拿出了一张看上去是十分普通的羊皮纸,又凭空变出了一支银质羽毛笔开始在上面书写了起来:

致尊敬的高阶观察者/叙事者阿不思??迪卡德大人:

我在一天前调查了康达亲王领的南部,发现了一个名叫凡托姆的小镇废墟,附近村子的人说那里在几天前受到了高阶魔兽的袭击,整个凡托姆镇无一活口,现在沙文帝国的沙皇之剑骑士团已经介入调查。

我想您是对的,这件颇为蹊跷的‘魔兽袭击’事件或许与帝国亲王康达??伯何的失踪有关。

我在经过了初步调查后重新返回了曾经是凡托姆镇的废墟,尽管确实发现了高阶魔兽蛮角兽肆虐的痕迹,但却察觉到了些许违和之处,那里蛮角兽的痕迹实在是太明显了,无论是足迹、粪便与去向都一目了然,我并不想用自己无谓的猜测去干扰您的判断,所以便将当时的场景封存在水晶中,连同本次汇报一起传送给您。

现在我已经抵达了沙文帝国的王都,近日便会去接触威廉??伯何,如果法拉阁下生前曾对那位皇帝透露过些许有关于天柱山的事宜,那么此次接触想必会十分顺利。

初次接触之后,我便会开始着手调查法拉??奥西斯阁下的死因,如果有可能的话还会去一趟已经被‘净化’的班瑟城废墟。

我会牢记您的警示,在调查过程中一切以安为主,请勿挂心。

那么此次汇报就此结束,三日后我将再次联络。

——您忠诚的李佛??阿斯托尔

李佛飞快地写完了这份报告,然后掏出了一块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四棱形水晶,灌注了少许魔力后将其轻轻放置在羊皮纸上。

微薄的银光一闪而逝,下一秒,水晶和羊皮纸都已经消失在了木桌上,只留下些许淡淡的七彩氤氲。

程面无表情的李佛站起身来,重新沿着之前的路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伴随着一串清脆的响指声,之前他自己亲手布下的一系列防御措施瞬间土崩瓦解。

邻居家中传来了蹩脚的竖琴声,隔壁那对年轻人似乎坚信自己的女儿能够成为一位艺术家,李佛觉得那两个家伙的听力和思维中至少有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当然也可能都有。

不过他并没有对此发表什么看法,而是面容平静地出门找了块砖,然后……

好吧,他并没有把那块砖砸向对方的脑袋或是那架二手竖琴,只是面色如常的拎着转头走回屋里,关好门后重新坐到了那张木桌前,然后拿出了一根长针在上面书写了起来:

致我的家人们

我是常年徘徊在绝望深渊亚伯之魂,很高兴能够与你们对话。

请不要对我保持警惕,我与你们一样有着伟大而高贵的传承,我与你们一样有着溢满灵魂的仇恨。

欢欣鼓舞吧,我的兄弟姐妹们,我发现了那些可憎的怪物依然有畏惧之物。

那涉及到一个有趣的预言,我无法过多的窥伺,却依然得知了一些有用的消息,然后争取到了一个机会……

我不能透露太多,只能将这一缕虚幻的希望传递给你们。

兄弟姐妹们,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需要你们的帮助,但不是现在。

我们必须谨小慎微、我们必须小心隐藏、我们必须兢兢业业,现在还没有到应该发出声音的时候……

但光复之日必将到来,我会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我的同胞们啊,如果你们依然活跃在这片土地上的阴影里,就请为我祈祷吧。

赞美太阳。

——无名的亚伯之魂

写完这些内容后,李佛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长针,然后掏出了一柄短杖,在面前的砖头上轻轻敲了敲,一个银色的时钟虚影在凭空出现在桌面上,然后在逆时针转了几圈后便消失不见了。

李佛微微一笑,然后抬手按在了这块砖头上,将其原地炸成了一堆小小的粉末。

……

游戏时间AM12:00

一个戴着兜帽的身影出现在了某条随处可见的巷子中,这里乍一看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地方,甚至偶尔还会有人拐进来倒个垃圾什么的,但是……

如果真有人研究过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位置正处于整个王都最高的建筑——辉夜大教堂在正午十二点时所投下的影子顶部。

来者悄无声息地踢开一块石板,小心翼翼地将一袋粉末撒在了下面,然后便飞快地将石板盖回去,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微不可查的日轮徽记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同一时间

紫罗兰帝国,王都萨拉穆恩,赤之庭

今天双叶罕见地没有去魔法师公会,她这会儿正悠闲地坐在庭院中央的躺椅上吃着点心,两团持续燃烧着的小火球漂浮在她身侧,不知不倦地为这位特洛恩魔法师分会公认的天才初级法师提供暖意。

侍立在双叶身后的卡西不由得暗暗咂舌,他觉得这位永远令人琢磨不透的少女单凭这一手控魔水平就足以跻身中阶法师的行列了。

这个女孩究竟是什么时候进步到这种程度的?前些日子在火爪领那会儿她还只是一个孱弱的低阶法师,但现在……

身经百战的兽精灵陷入了深深地思考,然后就被一个迎面撞来的小水球洗了把脸。

“不要走神,保镖阁下。”

双叶慵懒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莞尔道:“在任务完成之前,你要时刻确保我这个关键证人的安。”

“刺客直觉对没有丝毫敌意的人反应不大。”卡西淡淡地说了一句,随手抹了把脸:“不过我刚才确实有些心不在焉,很抱歉。”

少女推了推眼镜,似笑非笑地耸了耸肩:“因为觉得在这种绝对安的地方保持警惕有些多余?还是因为本小姐的法术水平让你有些震惊?”

卡西下意识地想反驳一句,但终究还是轻轻点了点头:“两者都有。”

“没有什么地方是安的。”双叶端起旁边插着自制小洋伞的果汁喝了一口,把膝盖上的毯子往上提了提,眼中划过一丝凝重:“再说了,尽管我并不否认自己是个天才,但这个世界上的天才多了去了,你没有必要为一两个魔法小花招而惊讶,比起那些真正的怪物,我还差得远呢……”

卡西盯着漂浮在双叶两侧的小火球,低声道:“您的才华并不普遍。”

是啊,我也知道自己很好很强大,但是就算这样也只是勉强挤进了那两个什么垃圾排行榜里的前三十而已啊,该死的,前面那些家伙都是怪物吗!还有那个可恶的BLCK,竟然能在综合榜上排到第十七!本小姐都这么给面子的天天满额在线了,结果还是被压了一头么……

双叶有些抓狂地想着,表面上却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是么?”

卡西严肃地点了点头。

不过个战斗力排行榜里却并没有看到那个家伙,也就是说他的硬性实力还没有达到标准么?嗯,应该就是这样,BLCK应该跟我一样是没办法隐藏自己身份的,否则在综合实力榜上我能看到的应该也只是问号而已,毕竟以他那种恶劣的性格肯定不会在弄死我之前凸显出什么威胁性的,所以相比较而言的话,那家伙的优势应该是人脉或者金钱之类的东西咯?唉,真是头疼啊……

双叶一边飞速思考着,一边分出少部分精力去维持身边的两枚小火球,同时还继续和自己这位便宜保镖聊着天:“你最好别太依赖自己那个什么刺客本能,紫罗兰王都这地方可不是火爪那一亩三分地,杀气索敌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太不靠谱了,我真的特别胆小,所以拜托哪怕是在自家地盘也认真些,行呗?”

“您放心。”兽精灵微微躬身,露出了一个有点小帅的狂野微笑:“我可不想丢了犀罗大人的脸,只要我还活着,保证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您。”

双叶满意地点了点头:“就算你要死的话也得努力给我制造出逃跑空间哦~”

卡西:“……”

少女抿嘴一笑:“没事,我开玩笑而已,不过你最好当真。”

卡西:“好的。”

就在这时,布罗急匆匆地身影忽然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叫:“双叶小姐在不在,我刚才去魔法师公会看了一眼结果她不在那……”

噗叽!

一团混合着土、水双系元素的泥团拍在了这位狐族半兽人脸上,直接把他砸了个跟头。

“我在这儿等好久了,结果你这个智障竟然跑到了法师公会。”双叶语气不善地嘟囔了一句,然后努力伸直小腿从躺椅上跳了下来(她脚沾不到地),拍了拍手散去了布罗脸上的元素泥团:“这么说,那家伙已经来了?”

布罗懵懵地眨了眨眼,反应了好一会儿在用点头道:“来了,巴菲??马绍尔已经抵达了王都。”

“他身边的人员配置呢?”

“家眷一人、巴菲之剑骑士团成员五人、普通侍卫20人、还有几个不是很核心的领地官员。”

双叶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顽皮地笑容:“很好,看来他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布罗钦佩地看了双叶一眼:“那我们接下来……”

“你礼貌性地去问候一下,然后咱们坐等会议开始就行了,我不会给他留下任何反应时间的~”

“没问题,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