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看片

小世界外。

一号猎场看台上。

随着本场循环赛最强的两支猎队撞在一起,小世界南部的那片稀树草原吸引了看台上最多的关注,欢呼声、口号声,此起彼伏,就连主席台上的解说员,也把打量的篇幅用在了两支猎队的冲突上:

“……一记凶狠的重拳!”

“就像我们看到的,三叶草猎队的将君同学一击就重创了之前在猎场上所向披靡的琼同学……当然,根据我们现场分析家们的意见,红桃女王因为前期在野妖群身上浪费了太多的气力,导致精力不济,也是她显得如此脆弱的原因……”

阿尔法看台上,白色的长袍们纷纷起身欢呼,为将君强悍的表现加油鼓劲。他们雇佣的一大群黑维斯宁芙此刻正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和着主席台上的解说词,翩翩起舞。她们修长的大腿与雪白的胸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令星空与九有看台上的许多男巫为之失声。

“漂亮!”解说员兴奋高亢的声音响彻整座猎场,彻底压制了所有的欢呼与音乐:“……红桃Q猎队左辅猎手用一道精彩的束缚咒编织出罗天大网……被将君同学重拳击飞的琼同学得以安然落地!”

“红桃Q猎队其他猎手果断出击!他们延续了一贯的快节奏风格,很好的把握住了左辅猎手创造的条件,打出了一串精彩的连环咒语……我们可以分辨的有软腿咒、老眼昏花咒、天罗地网咒……目前看来,将君同学暂时被他们一系列的咒语压制住了!”

“相信姚教授如果今天在主席台上,一定会为红桃Q的几位猎手加学分,来表彰他对束缚咒的灵活运用!”

九有学院的看台上顿时响起一片哄笑与叫好声。

而对面阿尔法学院白袍子们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那是什么?!”喇叭花里响起解说员的惊呼声:“红桃Q猎队拿出了一个卷轴?!卢克展开了那道卷轴!哦,梅林在上!红桃Q使用了一支复合型卷轴!”

手握气球学生服美眉图片

“这是正式猎队在大型围猎中才会使用的高端卷轴,价格不菲!……当然,如果考虑到格林斯潘家族是红桃Q猎队的主要赞助者之一,这种阔绰的出手便可以理解了…”

“太强了!”

郑清扶着黄铜望远镜,喃喃着,语气充斥着震惊:“……他们都太强了!”

无论是红桃Queen一刀十五式的斩击,还是代号月亮脸的男巫释放的大范围暴雪魔法,亦或是将君强悍的恢复力、以及凶狠的重拳。

年轻的公费生扪心自问,他在这些大二学长们手下,怕是连一个回合都走不下来。

“明明只差一个年级……差距会有这么大吗?!”郑清终于忍不住,转头看向宥罪猎队的其他几位成员。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即便是好为人师的萧大博士,也罕见的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博士正在忙着在他的大本子上做笔记,忽视了公费生的问题。

主席台上,解说员的声音并没有因为宥罪猎队几位成员之间的感叹而稍作停歇:

“……非常遗憾!非常遗憾!”

“根据那片稀树草原环境的剧烈变化,我们可以清晰判断出红桃Q那支复合型卷轴的威力……只不过这支卷轴记录的咒语威力虽然强大,却并不适合进行单体攻击……尤其是单独攻击一个有僵尸血统的巫师!!”

这句解说词刚刚从喇叭花里响起,便遭到看台上一片嘘声。

即便是并不支持将君的九有学院看台上,也响起一片嘈杂的抗议。

在第一大学,错非关系亲密的朋友,否则在公开场合讨论某个学生的血统、身份、世系等信息,都属于严重不礼貌的行为。

主席台上显然也意识到解说员的失言,喇叭花里立刻响起一阵突兀的音乐,似乎在进行紧急更正。

仅仅过了几十秒,音乐便停了下来,另一个浑厚的声音重新在喇叭花里响起。

“非常抱歉。”新的解说员诚恳的向大家道着歉:“对于前一位解说员不够专业的用词,我谨代表猎委会、代表猎赛解说团的体成员,表示最真诚的歉意,与最深刻的反思。”

随后便是一长段信誓旦旦的话,以及各种老生常谈的决心。

“港真,我并不是很介意他刚刚在喇叭花里说了什么。”郑清举着望远镜,死死盯着两支猎队交锋的中心,抱怨道:“……相对而言,我更希望他们能快点开始解说现在猎场里发生的事情。”

“你这属于政治不正确。”迪伦的声音在斜后侧响起:“我们是第一大学的学生,要有主人翁的意识,彻底与各种顽固落后邪恶的思想做斗争!这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年轻的公费生耸耸肩,没有争执这个话题,而是重新扯回猎赛上:

“……红桃Q猎队后面会怎么办?举白旗投向吗?现在他们只剩下三个……不,只剩下两个半完好的战斗力了,而三叶草那边还拥有五个完整战力。”

“更别提将君那家伙了……他在这个猎场上,纯属一个BUG!”

“他确实挺像害虫的。”辛胖子撇撇嘴,如此评价道。

也许是某位大神响应了郑清的祈祷,喇叭花里很快便传出了新的解说词。只不过由于猎场上两支猎队正在短兵相接,使得解说一瞬间便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

“红桃Q猎队并没有任何投降的意图……Queen举起了手中的长刀,似乎是在表达自己的决心!”

“我们可以看到,将君同学冲了上去!”

“他在干什么?!”

“哦!天呐!我们可以看到将君同学将一套连续的重击施加在琼同学的身上……也许他任务琼同学刚刚举起长刀属于一个威胁性的动作?”

九有学院的看台上响起一片愤怒的声讨。

只不过这些声讨只换来阿尔法学生们大声的嘲笑。

“……不得不说!”解说员大吼着,把喇叭花们震的瑟瑟发抖:“将君同学的选择有些过于激烈,这种程度的攻击在目前的情况下完不需要……我们可以轻易判断出琼同学刚刚已经基本丧失了战斗能力,只是在用坚强的意志……哦,不!”

喇叭花里传出解说员的声音显得有些震惊:

“三叶草的其他四位猎手控制了红桃Q左辅猎手与游猎手,用束缚咒将他们捆在了那株猴面包树上……将君同学掐着琼同学的脖子,把她举了起来!”

“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