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瓶18岁

♂? ,,

听到穆映雪的疑惑,林城三下两口把面包塞进嘴里后反问道:“我什么样啊?我们之间大学四年里基本上从未有过交集,怎么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反正肯定现在不是这样的!齐蕊告诉我说,在超市里把陈建德他们一伙都杀死了!虽然他们确实该死,可我印象中的林城绝对不会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况且……况且后来还救了我……”

林城闻言笑了笑,又向她反问道:“怎么就确定我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呢?陈建德一伙的确是我干掉的,的命也是我救的,但那又怎样?这就是我啊,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说到这里,林城的语气蓦然转冷,“而且不妨告诉,不止是我,现在整个世界都是这样,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情,所谓的礼义廉耻仁义道德早已不复存在!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种阴暗、血腥、疯狂的节奏中!我真希望以后能多碰到一些麻烦,让这些血淋淋的教训来告诉,杀人,在这个疯狂的末世里真的只是一件小事!”

听着林城向自己描述的末世景象,穆映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顿时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袭上心头,也许是运气太好的缘故,她从末世降临以来虽然吃了些苦头,但是在大家的保护下过的还算安,所以一时根本无法想象林城所描述的景象到底是什么模样,却并不妨碍她本能的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看着穆映雪由于害怕显得有些泛白的脸色,林城收回冰冷的态度,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嘀咕了一句:“真的个天真的小妞…”

……

深夜。

飘扬了一天的大雪终于停了,g65车旁,林城坐在路边的一块树墩上,顶着凛冽的寒风默默地抽着烟。

穆映雪早已在车里睡下,林城怕她感冒还把车内的空调打开了,这会儿正纠结着要不要趁她睡着了赶紧去关掉。

可乐也安静的趴在一旁,抬着头眼巴巴看着林城手里的香肠,嘴里的口水都快流成瀑布了。

床上白肤美女清新比基尼私房写真

随手掰了块丢给它,林城继续想着事情。

从早晨出发到现在,一天的路途中虽说有些坎坷,却并不曲折,毕竟自车队上了317省道后就没遇到过一次大规模的丧尸袭击,而小规模的丧尸直接就被打头的钢铁巨兽给碾成了肉酱,至于食人怪更是一只也没见着。

虽然车队行进的速度比林城预料中的更加缓慢使他心里有些焦急,不过他心里其实早已明白,末世已经降临了半个多月,除非秦阿姨一家早有防备,或者提前转移到了琼州的某个安区,不然仅凭他们一家老的老小的小,能够在神出鬼没的食人怪手里幸存下来的概率……极低!

所以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到莲城安区,找到穆映雪的伯伯穆侯远了解一下琼州安区的分布情况,因为虽说秦阿姨并没有太多提起过丈夫李叔叔的具体职务和级别,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明显有些遮掩的态度,让林城更加明白,这个李叔叔来头恐怕不会太小!

不过在末世中,来头再大弄不好也随时会变成一抔黄土,这些拥有特权的人唯一的好处就在于可以比普通人更早得知一些事情,或者在事情刚发生时优先得到安转移。

林城当初作为一个愤青,最鄙夷的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利徇私枉法的贪官,此时却无比希望李叔叔的官位再高一些,高到可以优先得到安转移的级别……

心里想着这些愁人的事情,林城脚下已经丢了好几根烟头,忽然,他感觉有人向自己靠了过来。

趁着积雪反射的月光,林城扭头看了一眼,见是自己前面那辆卧尔沃xc90的车主后轻轻点了个头算是打了声招呼,然后继续喂着可乐重新点了根烟。

卧尔沃的车主是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见林城只是客气地向他点了点头后就又把头扭开了,也不在意,反倒自己走到林城身边站住了脚步。

“小伙子,能给老头一根烟么?”

林城闻言不在意的点了点头,掏出还剩下几根的烟盒递给老头说道:“都送了。”

老头也没客气,掏出一根点上后顺势把没剩几根的烟盒揣进了兜里。

一脸享受的吸了一口,好像是太久没吸到烟了,老头忍不住轻轻咳嗽了几声,然后又开口说道:“小伙子不错,挺爽快!不过这大冷的夜里不待在车里,反倒顶着寒风狠抽烟,看来烦恼不少哟……”

说完,老头嘿嘿笑了两声又捏起手里的香烟深深吸上一口。

被这老头一出现就打断了思绪,林城早就有些不耐烦了,闻言皱着眉头反刺了一句:“我年轻力壮出来吹吹风就当散热了,倒是这么个老头出来干嘛?不怕冷风一吹直接瘫在这回不去了?”

听着林城不爽的反讽,老头又嘿嘿笑了几声毫不在意,“不瞒说,老头我要不是在车里看见一根一根地吸烟很是眼馋,哪会大冷的天跑出来喝西北风呀?这样,小伙子啊,这烟……应该还有些存货吧?分我一盒怎么样?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见这二皮脸的老头竟然还想从自己手里再骗去一盒烟,林城不屑的撇了撇嘴,对趴在地上的可乐唤了一声就准备回车里了。

“诶我说小伙子,看刚还挺爽快的,这会儿怎么突然就玩儿翻脸呀?老头就是跟闹着玩呢,回来回来,我这就跟说说那件很重要的事,哎……自从进入这么个人吃人的末世以来,老头我已经太久找不到人可以絮叨了……”

老头见林城转身就走,急忙把他叫了回来。

林城本来对这个老家伙嘴里的大事完不屑一顾,不过听他又一次提起,想着反正自己闲来无事,听听也无妨,就当打发时间了,于是转身又坐回了树墩上。

见林城回来了,老头再次嘿嘿一笑,最后终于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目视着前方白雪皑皑的道路悠悠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老头我姓弘,单名一个志字,之前是中州大学气象科学研究院的副教授,应该也是中州大学的学生吧?我可是在学校里见过车里的那个女娃……”

“从进入这个末世以来第一次的大降雪开始,出于职业的敏感性,我脑子里生出了一个模糊的猜想,但数据太少又没有电脑帮助分析,一直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不过凭我多年研究气象气候的直觉来看,我隐隐有种预感,千年极寒可能真的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