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小蝌蚪下载

游戏时间PM19:47

学园都市中环,米尔豪斯大道11号,垂青旅店

“哟呵~”

一只其貌不扬的狗头人扛着锄头溜溜达达地走了进来,一边环顾着面积至少是外环区那家林荫客店三倍的旅店大厅,一边咂着嘴感叹道:“这地方环境真不错啊,啧啧,又豪华又有意境,跟分配给工匠镇那破地方相比简直就是MMP啊。”

怎么说呢,尽管科尔多瓦这话说的主观了点,那间林荫客店的环境其实也很上档次,但跟圣教联合代表团所下榻的垂青旅店相比还真就差了点儿意思,至少这间占地面积至少得有一百平、宛若玉质的墙壁散发着淡淡柔光、空气中缭绕着悦耳圣歌的大厅就已经把林荫客店的小院比下去了。

再加上那圈围成一圈栩栩如生的九神像以及中间的喷泉,与其说这里是一家以宗教为主题的旅店,还不如说是圣教联合麾下某所五脏俱的小型礼拜堂,放游戏外的话绝对是那种几年都不会有一条差评的行宫级超高消五星酒店了。

“嗨,小雨同学你总算来啦。”

糯糯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坐在曙光女神像前那张长椅上的语宸笑盈盈地站起身来,赶在在柜台后那个丰饶修女打扮的小妹前迎了上来,莞尔道:“我还以为你跟黑梵一样迷路了呢。”

科尔多瓦嘿嘿一笑,摇头道:“想啥呢,我可是个根红苗正的正常人类,只不过稍微多耽误了点儿时间而已,这就是你们代表团住的地方啊?有没有同行的漂亮小姐姐可以介绍介绍,嗯,夏莲那种一只手就能胖揍我一顿的就算了。”

“漂亮小姐姐倒是有,不过这会儿都不在哦。”

语宸掩嘴轻笑,摊开小手道:“菲雅莉和斯普拉达大师还在天辉学院那边的欢迎会主会场应酬,依奏陪汤姆大师在分会场跟老朋友叙旧,之前倒是有一个人很好的漂亮大姐姐送小布莱克回来,不过已经走啦。”

科尔多瓦眨了眨眼:“墨檀呢?”

旗袍美女高清图片精选专辑(一)

“叫他黑梵啦……”

语宸小声强调了一句,然后做了个鬼脸:“那个人之前跟小布莱克说要去上厕所,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科尔多瓦跟语宸一起走到大厅内侧休息区的小沙发旁坐下,扯了扯嘴角:“咱们在这个世界貌似没有上厕所这种功能吧?”

语宸没说话,只是皱着小鼻子点了点头。

“啧,行吧。”

科尔多瓦仰在沙发上晃了晃小短腿,装作很不经意地说道:“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住的?”

语宸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道:“什么怎么住的?”

“就是房间分配。”

科尔多瓦翻了个白眼。

“哦!你说房间呀。”

语宸这才反应过来,轻点着下唇嘟囔道:“我想想看哦,汤姆大师因为特殊原因自己住一间,公正教派的斯普拉达大主教跟小布莱克住一间,菲雅莉跟依奏一起住一间,我自己住一间,黑梵自己住一间,怎么了吗?”

科尔多瓦狗脸一僵,干声问道:“谁定的?”

“我陪菲雅莉来这里放行李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定的呀,斯普拉达大主教和小布莱克是套房、菲雅莉跟依奏是普通双人房,我们自己一个人住的是标准单人房。”

语宸一边说着一边扳着自己白皙柔软的手指,笑道:“因为人家不愿意收我们钱嘛,我和菲雅莉合计了一下,就没好意思接受所有人都住套房的待遇,毕竟人家也要做生意呀。”

科尔多瓦虚起狗眼:“问题是这个吗?”

语宸可爱地歪了歪脑袋:“诶?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而且是很大很大的问题!”

狗头人露出了卑劣的笑容,并在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后正色道:“你说说看,你和墨檀……好了别瞪我,你和黑梵算是什么关系?”

“很好的好朋友。”

语宸不暇思索地给出了回答。

“我说的不是这个。”

科尔多瓦摆了摆手,强调道:“我是说,你们在这款游戏里、无罪之界里、在圣教联合里、在吃瓜群众眼里,是啥关系?”

少女先是一愣,然后面色微红地垂下了小脸,捏着衣角小声道:“情侣关系……”

“很好,情侣关系。”

科尔多瓦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抬起爪子竖起两根手指:“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你们到学园都市是来干嘛的?”

语宸思索了一下,不太确定地说道:“开会?”

“开个屁的会。”

因为早就在下线交换过情报的关系,科尔多瓦直接对语宸的解释嗤之以鼻,哼道:“当时你俩不是说了嘛,这次主要来开会办正事的那个公正教派的大主教和财富教派内小姐姐,跟你们有个毛线关系。”

“呃……”

语宸抿了抿小嘴,很是底气不足地说道:“那就是……来见世面?”

“是度假啊!是旅游啊!度假旅游啊大姐!”

科尔多瓦夸张地挥舞着手臂,震声道:“你们是一起出来度假的年轻情侣啊!”

语宸面红耳赤地摆着小手,慌慌张张地低呼道:“声音!声音太大了啊小雨同学!”

“呼,气死我了……”

科尔多瓦长出了一口气,板起脸沉声道:“先不管你怎么想、墨檀怎么想、我这种对情况知根知底的人怎么想,但至少在别人眼里,你们就是一起出来度假的年轻情侣,对不对?”

语宸垂下头继续折腾着自己的衣角,过了好一会儿才幅度极小地点了点头:“嗯。”

“那么问题来了。”

科尔多瓦眼中闪烁着狡黠与蛋疼的光芒,压低声音道:“你觉得一对出来度假的年轻情侣,住宿的时候竟然分房睡……这事儿正常吗?合理吗?”

语宸当即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诶!?”

“嗯,看来你终于明白了。”

“不……不是!我完没有明白,小雨同学你……”

“刚才咱碰见的那个叫查理还是什么的狮子狗,你别告诉我自己没发现他对你有意思啊。”

“唔,这……”

“你难道不会觉得困扰吗?”

“肯定是有一点点啦……”

“他刚才可是说了‘有空再来叨扰’哦!”

“呜,其实我也在烦恼这件事啦……”

“然后咱们假设啊,过几天那狮子狗真来了,结果一打听,好么,敢情您们两口子是分房睡的。”

“我跟墨檀不是两口子啦!”

“不是说要叫他黑梵吗?”

“小雨同学你是故意的吧!”

“咳咳,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总而言之,你觉得在发现‘忘语圣女’跟‘黑梵牧师’其实是分房睡的之后,那只狮子狗还有那些其他想泡你的人会怎么想?”

“什么叫想泡我的人呀……”

“别转移话题,跟你说正经的呢。”

科尔多瓦狗眼一瞪,步步紧逼。

无奈之下,语宸只能顺着他的话问道:“会怎么想啊……”

“他们肯定会觉得你俩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进而觉得大有空子可钻,然后变本加厉地骚扰你,三天一嘘寒两天一问暖的。”

科尔多瓦摸了摸自己细长的胡子,咧嘴道:“当然了,你毕竟是圣女,是什么神眷者,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太过分,但咱们黑梵可不一样了,他就一普通牧师,实力据说还菜的一扌,要是有人想阴他一手,套个麻袋下个绊子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简单啊。”

之前还真没想这么多的语宸有些紧张地攥起了拳头,她虽然比较内向呆萌,但那个‘呆’可是萌点中的‘呆’,并不代表这姑娘真呆,所以在科尔多瓦稍加提点后立刻发现虽然可能性不大,但这种可能还真不是没有。

不过正因为她很聪明,所以同样也发现了科尔多瓦那点多管闲事的小心思,所以在沉默了片刻后并不是很确定地反驳道:“但是墨檀……唔,黑梵他有依奏保护啊,就算……别人有什么小心思,也……”

“啊,依奏啊,听名字好像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呢。”

科尔多瓦咂了咂嘴,然后眉开眼笑地锤了下掌心:“哦对!我想起来啦,万洋那小子之前不是说过了嘛,说是墨檀在苏米尔打仗的时候,旁边一直都贴身跟着个漂亮的骑士小姐姐,而且还特别崇拜墨檀,对那家伙简直是寸步不离、百依百顺,嗯对,对对对,你说的有道理,那没事了,有骑士小姐姐贴身保护墨檀还能有什么事嘛。”

语宸:“……”

“倒是你自己要小心点哦,毕竟那些苍蝇就算注定无法得手,但估计之前那种情况还会再上演挺多次。”

科尔多瓦哈哈一笑,莞尔道:“哎,要不这样吧,干脆你和那位菲雅莉殿下一起住,反正你们都是圣女嘛,然后让那个骑士小姐姐跟墨檀一起住,这样就算有人打坏主意,人家骑士小姐姐也能第一时间……”

“小雨同学。”

从刚才开始一直垂着头的语宸抬起小脸,分外平静地说道:“你的激将法真的、真的、真的很低级哦。”

“激将法?”

科尔多瓦狗脸一僵,移开视线干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哦。”

“嗯,就当是这样好了。”

语宸轻描淡写地瞥了科尔多瓦一眼,然后慢慢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后者当时就坐不住了,忙道:“哎!你干啥去,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换房间。”

语宸微微驻足,头也不回地甩下一句,然后便缓步走到前台,礼貌地跟那位信仰丰饶女神的服务生聊了起来,并在两分钟后成功退掉了自己和墨檀原本的房间,将其换成了一个标准的双人间。

“而且还是大床房!”

科尔多瓦咂了咂嘴,下意识地发出了不合时宜的感叹。

“反正我们都是玩家,也不需要真的睡觉。”

重新坐回科尔多瓦面前的语宸罕见地没啥表情,语气也是罕见地温度不高:“所以说,小雨同学你还有什么事吗?”

科尔多瓦讪讪地笑了笑,干声道:“那什么……我实在有点不适应语宸同学你现在这画风……”

“你以为是谁害的啦!”

语宸叹了口气,身上那股极具威慑力的气质逐渐消散,又重新变回了平常那副柔柔糯糯的模样,咬着薄薄的下唇哼道:“而且最后还是乖乖被你激得去换房间的我更让人生气!”

科尔多瓦耸了耸肩:“说真的,我觉得你俩其实真挺合……”

“所以说~”

语宸用她那柔和的声线强硬地打断了科尔多瓦,笑盈盈地问道:“小雨同学你刚才想说的是什么事呢?”

兄弟啊,哥们儿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就只能看你自己了。

科尔多瓦在心底对自己假想中的墨檀嘟囔了一句,然后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一下坐姿后严肃地说道:“我想让你帮个忙。”

“嗯?”

语宸眨了眨眼睛,好奇道:“什么忙呀?”

“去中环区的城管大院……呃,是执法队大院捞两个被关在里面的人。”

科尔多瓦揉了揉鼻子,咧嘴道:“而且其中一个人你还认识。”

语宸当即就是一愣:“诶?我认识?”

“对,你认识,我记得你们还约好了等闲下来之后找时间见个面来着。”

科尔多瓦耸了耸肩,摊手道:“很遗憾地告诉你,晓鸽同学和我们在游戏里认识的一哥们儿被抓起来了,除非哪个有牌面的人物出面保释,否则他们至少得吃三天的牢饭。”

“啊?!”

语宸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然后连忙追问道:“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晓鸽怎么会被关起来呀?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

“误会呢,有。”

科尔多瓦扯了扯嘴角,干声道:“不过也算是咱们晓鸽同学的自作自受吧。”

“诶?”

“简单来说,就是她拉着我们那朋友参加了一个什么什么学院举办的厨师比赛。”

“呃……”

“然后把一桌子评委给吃扑街了,结束。”

“啊…….难道晓鸽同学在游戏里做饭也……”

“这不是什么也不也的问题,她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

“?”

“你听说过对人用破片手溜蛋吗?”

“??”

“那东西在晓鸽同学的菜谱里是食物链底端。”

“???”